看齐中文
????花落抬眸。

????墨楚脸色冷清的厉害。

????对那句短命,他很忌讳。

????“楚儿,你先出去。”宋初夏开口道。

????墨楚深吸了两口气,转身出门,守在院子门前,他不想听里面的对话,万一他三哥再说点什么,他怕自己会想动手。

????他心里最重要的人,是,宋初夏。

????房内。

????“你到底对墨楚做了什么,他对你如此死心塌地。”花落看着宋初夏问道。

????“不如这样,一问一答,你问我一个我问你一个。”宋初夏笑眯眯的说道。

????“好。”花落半晌应声。

????“女士优先,我先问。”宋初夏说道。

????“好。”花落应声。

????“你,是花落还是墨轩。”宋初夏问道。

????“花落,墨轩出生时就死了。”花落答道。

????“你是画族。”宋初夏话冲口而出。

????花落不答,“该我问了。”

????宋初夏抿唇,花落真是理智,想套个话都这么难。

????“你和墨楚,到底是什么关系”

????“姐弟。”宋初夏答道,算不得说谎,他们这一世就是这么确定他们关系的。

????“你们什么时候成了姐弟”花落追问道。

????“这是第二个问题。”宋初夏伸出两根手指,“现在该我了。”

????“你们画族的男人,是不是随意变换模样”宋初夏问道。

????“你一句话带了两个问题。”花落看着宋初夏,她,真是只狡猾的狐狸。

????宋初夏咧嘴一笑,花落咋那么精明,一点便宜也不给她占,“好吧,你是不是画族”

????“不是。”花落答道。

????宋初夏眸子一眯,她猜错了

????“你和墨轩之间发生的最重要的事,是什么”花落问道。

????宋初夏回身,看着花落,唇角微微扬起,“好了,不玩了。”

????“宋初夏,你框我”花落气恼的出声。

????“对呀。”宋初夏笑眯眯的应声,那得意的小模样,气的花落想咬人,但是他动不了,郁闷的要命。

????“言而无信非君子”花落咬牙切齿的说道。

????“那咋地,我是小女子。”宋初夏脆生生的说道。

????花落郁闷。

????宋初夏起身,拿出一颗丹药,不等花落反应直接塞到了他嘴里。

????“你”

????“洛尘的新研究,便宜你了,用了很多名贵药材的。”宋初夏笑眯眯的说道,“没有解药,你就是一柔弱男子。”

????“宋初夏”花落气炸,但没奈何,打,打不过,说,说不过,就连算计,也算计不过,他还能怎么样。

????“讲真,你现在被我抓来王府,不出去,外面的人不能把你怎么样,不如借此休息一段时间,两面跑本来就累。”宋初夏说道。

????花落闷闷的喘着气。

????宋初夏也不在意他的态度,抬手把他的穴位解开,转身离开。

????院子里,墨楚上前,“怎么样”

????“还是有点收获的,给他喂了药,暂时就在你院子里歇下,凡事小心,花落身上的虫蛊不少。”宋初夏叮嘱道。

????墨楚唇角微微扬起,“放心吧,墨家也给了我不少东西,我能应付。”

????宋初夏抬手拍了拍墨楚的肩,转身离开。

????花落站在窗前看见二人互动,心里说不出的滋味,宋初夏和墨楚之间,是坦荡的亲昵

????转天。

????巳时。

????薛琰到了胤王府。

????宋初夏刚刚醒过来,还迷迷糊糊的,听说薛琰来了,爬起来,揉了揉自己的小脸。

????“无妨,不用起来,你继续睡,我让薛古去对付。”赫连胤说道。

????“嗯。”宋初夏应声,直接吧嗒倒在赫连胤怀里,又睡着,昨儿,某王爷没轻折腾,九姑娘累。

????前厅。

????薛琰等了许久,等来了薛古。

????四目相对,像是回到了许多年前。

????他们还是最亲密的兄弟,一起练剑,一起研习古书,一起推测星象,一起

????“许久不见了,阿古。”薛琰开口。

????“是啊,许久了。”薛古淡淡的应声,风吹过,他的长衫轻轻浮动,那下面是空的。

????薛琰眸光落下看了一眼,很快别开,“阿古,胤王爷和宋小姐呢”

????“小姐还在睡,王爷说小姐身子尚未康复,请,国师等等。”薛古说道。

????“本座知道了。”薛琰缓步走回自己先前的位置坐了下来。

????“国师此来,可是给王爷看成亲吉日的”薛古问道。

????“正是,本座封皇上旨意前来。”薛琰说道。

????“国师做了国师之后,确实跟从前很不一样,只是不知道,国师,现在能否把国师府典籍尽数背诵。”薛古缓缓的说道。

????“本座,能与不能,都是国师推选出来的新任国师,阿古,你倒是都能记住,最后还不是被国师府除名,赶出家门。”薛琰说道。

????“没有一副黑心肠,不及国师。”薛古冷声说道。

????“阿古,说话注意分寸,你我身份现在不可同日而语。”薛琰睨了薛古一眼。

????“确实,不可同日而语。”薛古淡淡的说着,看向薛琰的眼神多了些许杀意,“可儿若是知道国师有今日成就,也能含笑九泉了。”

????“你有什么资格提可儿”薛琰脸上愠怒。

????“我没有资格,难道你有吗,她是我的女人,父亲,亲口说的,她的墓碑上刻着,吾妻二字,国师,你能吗”薛古看着薛琰,笑问道。

????“薛古”薛琰刷的起身,狠狠地瞪着薛古。

????“你亲自做的局,现在一副接受不了的样子,真是讽刺。”薛古笑笑,风轻云淡。

????可儿,是薛琰的未婚妻,也是薛家的养女。

????但,他自知才华能力无一是薛古的对手,为了站稳自己的位置,暗中设计,把两个都对他不设防的人,推到了床上

????木已成舟,可儿崩溃自尽。

????薛家老爷子对可儿视如己出,国师府奉行礼义廉耻,薛古被长老们依照国师府规矩,赶了出去。

????离开前,薛老爷子让薛古给可儿一个名分,让她不做孤魂野鬼。

????薛古,答应。

????之后辗转跟了胤王爷,后战争中被人算计,没了双腿。

????他知道,算计他的人是薛琰。

????“薛古,本座不知道你在说什么。”薛琰已经调整好了表情。

????薛古笑笑,“无妨,国师夜里不会梦到可儿才好。”

????薛琰双手死死地收紧,手背上青筋暴跳,好容易稳住,薛古已经转动轮椅出门。

????门外传来他悠悠的声音。

????“郎骑竹马来,绕床弄青梅”